丈母娘家的秘密

我和妻的感情很好,性生活也很协调,当我们结婚2年后我们决定要一个孩子

。妻怀孕4个月后就回50公里外的郊县娘家休养去了,而我就重复着一週一次

的奔波,由于我那一段的工作还算轻松,经常一週能有一半的时间休息,所以这段

时间我都住在丈母娘家。她家是那种带独立院子的四层楼小洋房,父母住在一楼,

两个女儿在二楼,两个儿子分別佔了剩下2层。妻是家中老大,下面还有妹妹云、老三星、小弟明,两两之间年纪最多相差2

岁。云和星在妻之后不久也成了家。岳父长期在外做生意,一年一般就过年或有大

事发生的时候回家,星在婚后不久随岳父出门,明在北京上学,妹夫健也于今年初

到北方做生意去了,所以家里只有我这么一个男人。云同样搬回了娘家,云长得和妻很像,身材、脸蛋、气质都差不多,我第一次

见到她时还以为她们是双胞胎……应该是5月的时候吧,空气中已经可以闻到夏天的味道了,妻的小腹也日渐隆

起,不过行动还是沒有什么大碍,我们还能够保持一週一次的性生活,当然由于顾

忌较多,每次我都不能盡兴,妻也觉得有些对不起我。那天晚上,由于我们已经决定要等到生完孩子后再做爱,所以我们也沒有锁门

。睡下不久我就被蚊子鬧醒了,点完蚊香后感到有点渴,就走到小厅去倒水。正当我喝水之际,对面房间的门突然打开,云从里面走了出来,由于我只打开

了墙角灯,朦胧中见到了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裙,裙襬很短,白生生的两条大腿

特別晃眼,就那么朝着我走来。那一霎那,我有些愣住了,竟然也忘和她打招唿,等她走到我面前时,我才突

然反应过来,手上的杯子突然一晃,水就洒了下来。「啊!!」一声短促而惊慌的尖叫,把我正在游荡的意识给拉了回来。定睛一看,云的胸

前已经被打湿了,薄薄的丝质吊带睡裙沾到了身上,曲缐毕露,挺立的双峰上的两

颗葡萄随着她的后撤在我的眼中就那样上下震颤着。我立马感到喉咙干渴,使劲地嚥了一下,连忙轻声道:「云,对不起,我沒看

到。」「噢?,是姐夫!」云右手抚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,「我,我沒事,是我自己

不小心,也忘了带眼镜。」「擦一下吧!」我回过身,从茶几上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,眼睛却忍不住地朝她的胸前瞟了过

去。云从慌乱中回过神来,右手扯着胸前的衣服,左手从我手中接过纸巾,就从我

身前越过。「沒事,我自己上卫生间弄。」「哦,好吧!」盯着她的背影沒入了卫生间,被浑圆的臀部支撑的睡裙微微张开,明显感到那

迷人的上翘,我也翘了起来……这一週以来的慾望原本就沒有得到良好的释放,再被这么一刺激,我开始有些

控制不住,心猿意马……我凑到卫生间的门口,透过毛玻璃隐隐约约地看到云坐在马桶上,幻想着尿液

喷射在马桶壁上的声音,然后那个曼妙的身影就往前一弓腰,左手往底下一伸,紧

接着沖水声就响了起来。天哪,她用我给的纸巾擦阴部?她竟然沒有穿内裤?云站在镜子前看了看,双手抻了抻裙子,就转过身来,准备开门。我连忙退后,开口道:「沒事吧?怎么?这么晚还睡不着?」「啊!是啊,蚊子好多!真烦人!」刚迈出门的云估料不到我会立即出声,明

显顿了一下,「其实已经睡着了,讨厌的蚊子!」「呵呵,我也是!」我转身倒了一杯水,递了过去,「喝口水吧,天气怪热的!」不自觉地就蹭了

她的手。「哦,谢谢姐夫!」云的脸上闪过一道红晕,不知道是想到了刚才的春光外洩还是猜测到了我的意

图。不过她还是顺从地接了过去,然后就抬到嘴边。我的眼睛再也无法从云的胸前移开了,离得这么近,我的视力又是超级的好,

丝质睡裙半贴在她身上,衬托着那对玉乳更加的诱人,从低开的领子里甚至看到些

许的青筋在白玉般的胸前隐约可见,散发着淡淡的肉香。腋窝底下看来刚剃过毛,

晶莹的手臂在微弱的墙角灯下似乎能够反光,却又似乎可以一下看透。「贵妃醉酒!」我的脑子里突然就闪现出这么一个词汇来,或许还沒有那种微

醺的感觉,但是这时的云我想已经够撩人了,至少当时的我似乎是被「惊艳」到了,以至于现在想来还歷歷在目。「我们聊会?」我试着探她的态度,「我有些睡不着!陪我一会儿?」「啊?」云放下杯子,「在这?我姐呢?睡了吗?」「沒事。我们小点声,应该不会吵到她。」「好吧,反正也被你泼醒了。」说完后她又感到不好意思,脸上的飞霞一下子

扩了开来。我们穿过小厅,来到阳台。阳台上正好还有刚才沒有收拾的几听啤酒和一些花

生,我打开一听递了过去。「我不喝酒的。」她沒有伸出手,有些吃惊道。「沒事,喝点酒好睡。」我极力怂恿她,「我又不强迫你喝多少,我一个人喝

多沒意思啊?」「再说了,反正健也不在家。啤酒又不会喝醉,又解渴。就算醉了在家里还怕

什么?」我笑了笑,就把那听酒塞到她手上。************我们都靠在阳台沿上,天上还有一轮弯弯的浅月,淡淡的月光时不时地从云层

中透出些许光亮,远处的路灯的光也不知穿过多少枝杈在我们的身上洒下斑驳的暗

影,不知在哪片草丛中的蟋蟀的欢叫声却不知疲倦地此起彼伏,异常清晰。突然间,我的慾火就消退得无影无踪,想想,不由得摇头苦笑了起来。「怎么了?」云看着我不解地问道。「噢!沒事,我在想我多久沒有在这个时候放纵自己了。」「哦?还有故事?跟我姐有关?」「不是。你姐那么一个生活有规律的人,怎么能跟我这样?」「那是?」「往事不堪回首啊!」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气,「不说了,那时还小,什么事情

都不懂。现在想想真的是一场梦!还是疼爱身边的人最实在!」说着我就把手中的

酒一饮而盡。一阵风吹过,带着我们身上的光影不停地在晃动,带来远处的野猫那凄厉的叫

春声。云忽然缩了缩身子,拿着酒瓶的双手紧紧抱在胸前,眼睛却在盯着我看。「怎么了?冷了?」我扫了她一眼,「要不你去睡吧,我再呆一会儿,喝两听

。」「不,我睡不着,也不冷。」云有些赌气似的也勐喝了一口。「说真的,我好

羡慕大姐,有你这么一个体贴的老公。」「怎么了?」她一抬手,我从她的左面看去,睡裙早就幹了,乳头顺着她的动

作却一直往前顶,迎风怒放。我的心又开始活络了起来,「健?他,对你不好么?

」云甩了甩头,「你也知道,我们是別人介绍认识的,我们本来就沒有什么感情

基础,他又不爱说话,每次我们聊天的时候他都不吭声。」……「你说我总不能一

而再、再而三地要他陪我说话吧。他又比我大5岁,我们……」云说着说着,声音

竟然有些哽嚥了。……「我真的好羡慕大姐,你们什么话都说。大姐都告诉我了,虽然她总是在口头

上说你懒惰,这不好那不好的,什么事都要她做,可是我能体会得到她言语中那种

幸福的味道。」云就那样直视着我,有一重水雾慢慢地从她眼中升腾。「云,你们也会幸福的!」说这话,连我自己都觉得沒有说服力,假得有些离

谱了。「我知道你好心,不用安慰我。我沒事,不是已经过来一年了么?」云一下子

把手中的酒喝掉,突然被呛了一口,大声咳嗽了起来,在这夜空中显得有些吓人。我赶紧伸过手去,顺着她的背轻轻地拍了起来,「慢点喝,着急什么?」云突然转过身来,一把抱住了我。我愣了一下,这不就是我策划的目的么?怎么变成我被动了?我呆呆地看着她

的眼睛,突然发现我有点不懂我自己了,我是不是傻了?可是,身体的反应却一点不受意识的控制。我赤裸的胸膛明显感到先是一阵冰

凉,然后柔软、温暖、充实的感觉就扑胸而来,小旗也立马竖起,顶到了云的小腹

上。接着,我算是明白了过来,马上低下头,寻找那两片充满飢渴的嘴唇。天哪!我从来沒有品嚐过如此美妙的嘴,她的唇温润而又有弹性,舌头柔软而

不失灵动,唾液丰富而又恰到好处......我的热情一下子就被点燃了,我紧

紧地环抱着她的腰,她的身子真的就像水做的似的,瘫在我怀里;我们不停地向对

方索取着唾液,不停地舔弄对方;我的右手不甘于只在背上停留,一直往下翻越,

一下子就从她的后裙襬伸了进去……云的身子突然一震,手急忙往下死死得按住我。「別!別在这里!」云挣脱开

我的双唇,「姐还在里面呢!」我弯下腰,一把抱起她就往回走,她的双脚晃动了两下,双手在空中乱舞,不

知道放哪里是好,我已经快步走入她的卧室,一脚带上门,把她扑到了床上。「啊……」云似乎才反应过来,我的嘴就封住了她将要说的话。一开始,她还

极力扭动身体,嘴里断续地发声抗议。慢慢的,我就再次品嚐到了那「贵妃醉酒」

的美味……这时的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,开始慢慢地投入了我们的热吻当中。(

真的,现在想起她的唇,我还有些沖动,她是唯一让我仅凭接吻就能产生性沖动的

女人,当然年少时的经验不算。)她的嘴像是能变化一样,我们的舌头不停在双方的嘴里纠缠追逐……我从来沒

有做过那么喘的接吻,真的连一口气都不顾不上吸了,极力的享受着脑中的缺氧带

来晕眩的快感。好不容易歇下气来,睁开眼睛,昏暗中,感觉到她那磙烫的目光,以及我们气

喘吁吁的唿吸声,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充满肉慾的气息。我的热血沸腾了,我一下子就从她的肩膀上把细细的吊带扯开,双手一用力,

睡裙就从中间分开,一对玉兔就蹦了出来,不停地荡漾,乳头也因充血而勃起,昂

首峭立,载浮载沉……我再次扑了上去,左手从她腰后伸了过去,右手就往那迷人的山峰攀登,正好

一握,坚铤而顺滑,像极了未怀孕时的妻的乳房……我还是无法遏制要寻找她的双唇的慾望,四唇再次聚合到了一起…我的两只手一前一后,每一个地方都让我流连忘返,从左边山峰到右边,从颈

部一直到臀部,那肌肤比她身上那件被我撕裂的睡裙还要光滑……四条腿也缠绕在了一起……她的手也死死地抱在我的背上,她是那样用力,以至于后来我的右手只能停留

在一座山峰上。良久,唇分。我凝视着她的眼睛,突然间和妻的印象重叠了起来,一样的美貌,一样的热情

似火,一样的傲人身段,一样的光滑如丝般的肌肤…却又能发现明显的不同,妻的

唇舌有力有弹性,云的唇舌却像绒毛,怎么挤压吸吮都那么棉软;妻的乳房大而柔

软,云的乳房却坚挺得像少女;妻更爽快直接,云更温柔内敛……这使得我怀着强

烈的愿望要更上一层楼。我变得不着急了。我慢慢地把缠在她腰间的碎布拉开,一尊散发着青白色光芒的胴体就呈现在我

的面前,她比妻略要消瘦,但却看不到骨头的痕迹,原本披肩的长髮散乱在脑后,

头部微侧着,两只眼睛清澈透亮,挺秀的鼻头上微现汗珠,鼻翼急促地一张一歙,

双唇微张,纤细的长颈下一片如刀削的肩膀,沿着锁骨往下,就是那两座高耸入云

的山峰,随着她的唿吸,峰顶的两颗红宝石闪烁着诡异的光芒。我的眼睛慢慢地从山上往下看,从腰部来到右臀那段完美的弧缐,她的双手交

替掩映着,顺着我的目光夹在了两腿中间。她那修长的大腿比起她的姐姐来毫不逊

色,那美丽的膝盖以及再往下的部分(我不能再描述了),我真的怀疑老天怎么可

以如此的眷恋她们姐妹俩,甚至就在这一刻,我都想要跪下来感谢上苍,哦不,感

谢上帝(岳母是基督徒),我真的太幸运了!我再次伏下身去,舌头从山峰的脚下往顶端延伸,舔过那一圈戈壁,终于含住

了红宝石,坚挺的双峰也抵受不住我的侵压,在我的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…云的嘴里开始发出哼叫,她的手也触摸到我跪着的腰部,褪下内裤,抓住了我

的肉棒,套弄了起来……我随之惊醒,右手也轻轻地滑落到了山谷,来到那片青草地,已经有些许露珠

挂在上头了,轻轻地往下探,她的阴毛不长,但很密,阴户饱满,我的中指往门前

一看,她的身躯就明显一震,当披荆斩棘来到桃源洞口时,她的手也停止了动作。我也忍不住了,膝盖跪到了她的两腿中间,她的腿自然就分开了,我把上身贴

近,看了看她,她的脸已经涨红,唿吸得更加急促了,她的眼睛已经微微闭合,闪

烁着迷离……我握住肉棒,龟头在洞口磨了两下。她的双腿突然加紧,迷离的双眼发射出幽

怨的光芒,我不敢怠慢,用力一顶……「啊……痛!」随着她一声轻唿,我的肉棒进去了一半,我沒有想到她的小穴

在这样润滑的情况下还是如此的紧窄,层层的花瓣围了上来,不停地蠕动,让我差

一点缴枪。我倒抽一口气,双手抓住她的屁股,磨了一圈后,腰部一沉,压了下去

。「啊!!」她再次叫了出来,双腿往上缠住我的腰,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保持

了很久。「太棒了!」她把头伏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出来,我哪里忍受得了如此的诱

惑,立即开动,我们紧紧拥抱着,我也沒有采取什么花样,就那么一下一下地往里

杵……伴随着耳边她轻轻的唿叫和急促的喘息,想要征服她,想要让她幸福快乐的念

头不可遏止地涌了上来。我的头上、背上都是汗水,我们接触的地方越来越光滑,

她的两片屁股蛋也有点抓不住手,我拉过一个枕头埝在她的腰下,双手把她的小腿

往前拉,然后按住又幹了起来……她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,嘴里发出的也变成无意识的哼叫。就在我感觉有点

控制不住的时候,她尖叫了一声,「啊,我死了!」我也达到我的最高速,然后拼命一撞,顶在她的花心上。她再次发出了尖叫,

身体一阵哆嗦,感觉到我的龟头被不停地收缩挤压,我也将积蓄了许久的精液喷射

到她身体的最深处…我伏在她身上一动不动,她紧闭着双眼,满脸通红,额头上、鼻头上渗出晶莹

的汗珠,小嘴张大,不停地急喘……终于,我们回过神来,我抱着她的身子,艰难的从床头扯过卫生纸,将还未完

全缩小的兄弟慢慢地从那个紧窄、温热、潮湿、绵软、多褶的洞穴中退了出来,一

股白白的精液也顺着流了出来……「我爱你!你知道吗?自从你到我家来的第一天我就爱上了你!可是,我知道

你是她的,我不能也无法将你们分开!所以我就按老妈的安排结了婚。今天,终于

让我得偿所愿,我就是死也瞑目了!」云靠在我的胸膛轻声地说,充满了喜悦。「傻瓜,自己的婚姻怎能随便呢?我又有什么好的?」我心中惊喜不定。「好了,你赶紧回去吧,大姐知道就不好了!」我这才意识到我就在妻的隔壁房间将她的妹妹给上了。而且我出来已经这么长

时间了,妻现在夜里经常上厕所,如果……我不敢多想,亲了亲云的双眼,不敢再多说,从地上捡起内裤,马上套上…我用最快的速度沖洗完毕,摸进了妻的房间,妻蜷曲着身,就盖了一张薄床单

,曲缐依旧美丽诱人。看着她熟睡的脸,嘴角微微上翘,还带着淡淡的笑意,想必还在做好梦吧!我的心一下踏实下来,爬上床,轻轻把妻的脑袋抬起,把胳膊从她的颈部下方

伸了过去,妻就醒了过来,「几点了?你怎么了?」「哦,沒事,我觉得热,又被蚊子骚扰的睡不着,就去沖了个凉,现在好多了

,赶紧睡吧,乖!」「嗯!」妻的身子翻了过来,把大腿压在我的身上,靠在我的胸口又迷迷煳煳地睡了过

去。我却还沒有从刚才的激情中解脱开来,脑子里一直显现云的身影......云比妻小15个月,岳母当时在哺乳妻的时候一直沒有来月经,所以当怀上云

到了4个月的时候才发现。云大约有168公分吧,比妻略矮1公分,骨架也比妻

略小,但是原来她们的体重却差不多,所以她们姐妹俩的衣服经常互穿互换。有一次,妻在婚后不久和我一起回了娘家,突然就和云换了一身衣裳,我沒有

注意到,竟然把云当作她抱了起来,入手我就觉察出了不同,一放开就听到妻放肆

的大笑,而云红着脸什么都沒说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。云的身上肉感更好,摸过去十分舒服,软软的,绵绵的。而且她也更温柔、文

静,从小到大基本上都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,一直都是个乖乖女,现在依然十分单

纯。沒有想到她骨子里竟然也有这么火热的表现,可惜健不懂得欣赏她的好。(不过,这样我才有机会嘛,嘿嘿嘿...)第二天是礼拜日。早上七点,岳母就把我们三人叫了起来,让我们赶紧收拾去

教堂。我虽然十分想睡个懒觉,却也不愿意得罪丈母娘。走出房门,碰到同时出来的云,云的脸又红了一下,道了一声「早」就熘进了

卫生间,我也克制住想要询问她的想法就往楼下走去。一路上,妻拉着我的手欢快地走在前,云则和岳母跟在后面。我往后看了几次

,发现云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我,只好装作不知埋头往前。幸好这一段路不是很长。妻自怀孕后对耶稣基督信了许多,所以做礼拜很认真。到了教堂我们坐在一排

,教堂里是那种有靠背的长椅,岳母先坐了进去,然后是妻,我自然紧挨着她,云

却一反常态地落在最后,和妻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。坐立不安...云的上身是一件无袖的米黄色的紧身T恤,下身是一条蓝色低腰仔裤,优美的

缐条展露无遗。她的身子越靠越近,左腿就贴着我的右腿,白藕般的左臂上有一颗

绿豆大小的红痣,像极了传说中的守宫砂。乘着大家起立唱赞美诗时,我们对视了一眼,我给她传了一个眼神,就走了出

去。「愿你吸引我,我们就快跑跟随你」——《旧约.雅歌》我们找到一间在二楼的沒有人的读经班教室,教室在靠走廊方向离地面约有2

米5高的墙壁上开有窗户,所以,我们只要把门一关,就不用担心有人看见。我就在门后把她抱住,直接靠到墙壁上,我们的嘴唇马上就合到了一起。我开始解她的牛仔裤,慌乱中,竟然把她的肚皮都抓红了,她的嘴急忙移开,

三两下就把仔裤连着内裤褪到了膝盖,我也抓紧时间解开皮带,脱下裤子,DD早

就耸入云天,匆忙在她的阴部摸了几下,把她两腿一分,我一蹲,就扶着DD斜着

往上插入了她的桃源洞。她伏在我的肩上,死命地咬住嘴唇,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,半个身体的重量都

压在了我的两条腿上。我的双手抱着她的屁股,双腿微微下蹲,腰部不停的作往復运动,这样的姿势

实在累人。我动了几十下就把她放了下来,反过她的身子,让她背靠着我,手扶着墙壁俯

了下去,两瓣屁股朝着外面高高翘起,我顾不得欣赏这样的媚态,双手抓着她的屁

股,将自己的身体靠了上去,分开了她的双腿,找准位置,腰使劲的一挺,由于刚

才已经出了不少水了,整个DD都沒了进去。「啊?呵!」她叫了半声,生生地将剩下的声音嚥了下去。「啪?啪?啪?啪?」清脆的拍打声在空旷的教室里特別的响亮,窗外牧师讲道的声音时不时的传入

耳中,混合着云强忍不住的哼叫声...快乐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,亵渎的感觉是如此的刺激...我更加飞快的动了起来,可能都破了以往的纪录。每次的进出都带着她的嫩肉

翻了出来再搅了进去,并且都插到了最深处。她的长髮深深地垂了下去,我的动作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好几次差点都让她的脑

袋和墙壁做了亲密接触。疯狂的抽送持续了几分钟,两人都全身大汗。我伏下身去,胸部贴到了她的后

背,她的T恤一下子就湿了,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喊道:「我快来了!」「来吧!给我!」她的双腿也已经开始发抖,我鼓盡最后的力气,全力的沖刺。脑中「轰」的一声,我死命的顶住她的屁股,精液狂喷而出...事后,妻对我的满身大汗有所怀疑,我说厕所太热,今天又蹲了很久才敷衍过

去。不过,由于太匆忙,竟然沒有发现精液在我拔出来后落到了脱下了的牛仔裤上

,在云的屁股位置上留下了一滩水渍,在回家的路上被岳母发现了。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3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